Author Topic: JUDY:DFS的去中心化之路5: 秋禾  (Read 208 times)

0 Members and 1 Guest are viewing this topic.

Offline ebit

  • Committee member
  • Hero Member
  • *
  • Posts: 1842
    • View Profile
  • BitShares: ebit
JUDY:DFS的去中心化之路5: 秋禾
« on: November 22, 2020, 11:22:56 am »
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gHCL-8alw6y3T50pir9qFQ
前言

这是一个预告了很久的项目

本来安排在秋天上线

然而碰巧赶上中秋、国庆以及一道彩虹的DFS大版本更新

因此延迟到了秋末

好的东西值得等待

秋禾TAG的项目愿景,是重新定义EOS

本文分上下两篇,分别从技术实现上和设计思路上,浓重介绍秋禾TAG项目。

技术篇: 项目介绍

秋禾项目介绍

中文名: 秋禾

英文名: TAG

谐音名: 踏歌

表层含义: The Autumn Grain

深层含义: The Angel Grant

发行意义: 围绕秋禾,我们将展开一场EOS生态的自我变革。

在希望的田野上,风吹麦浪稻花香。

在让EOS再次伟大的路上,我们一起寻找正确的方向。

项目结构组成
秋禾项目,由3个部分组成:

一, 是一个委托投票系统

二, 是一个乐捐系统

三, 是一个代币挖矿系统

以下分别介绍3个小系统。

委托投票系统

一个增强版的EOS节点投票委托系统。

EOS的持有者,将EOS的投票票数,代理给DFS的投票代理账号。获得挖矿资格和与委托票数相对应的挖矿权重。

DFS的持有者,根据DFS Vote投票界面,一起公投决定DFS的投票代理账号投票给哪些节点。

EOS生态面临的问题,是投票不被重视。

将投票委托给DFS社区,进行有针对性的节点投票,可以改善因投票引发的一系列问题。(具体问题,到后面章节里具体分析)

乐捐系统

公链基金会系统
基于智能合约和社区自治的天使投资系统
链上留言板、大丰收网抑云
代币挖矿系统

一个精准的代币二次分发系统
它们之间的联系

首先是乐捐,任何组织、任何个人,都可以随缘乐捐任意数量的任意币种。捐赠者的捐赠和留言,会名留青史,永远记载在区块链上。

EOS持有者,可以将EOS的投票权,代理给DFS社区。从而获得TAG矿池的挖矿资格和与票数对应的挖矿权重。

其次,捐赠的币,根据其价值,可以形成矿池。被TAG挖矿系统再次分发出去,分发给投票系统中的用户。

DFS社区,可以二次投票,决定代理的票仓, 要投给哪些节点。被投的节点,可能是新来的项目方、可能是一直坚持做事、提供真正有用服务的项目方、对生态有贡献的项目方。由于项目方屈指可数,因此当前是一票10投,后期可以根据实际情况,发展为和系统一致的30投。

当代理票仓的数量,足够让被投票的节点,拿到每日系统增发的EOS的时候。TAG系统,就正式蜕变为一个EOS公链上的天使基金会系统: 也正是 “The Angel Grant” 的含义。

“The Angel Grant“ 的职能,是通过掌控系统增发的EOS的分配权,并由社区决定分配给哪些项目方。把增发的EOS,用来扶植新项目方发展和支援实干项目方的开支。Grant,是EOS生态最缺失的重要组成部分,以太坊除了有基金会,还有Gitcoin Grant项目众筹平台。波卡、波场、IOST 也有支援开发者的基金会。唯独EOS,只有寂寞。The Angel Grant,是一个设计上更高级的 Grant 系统。如果 TAG 能成功,那么比以太坊基金会和波卡基金会高级多了。

被投项目方的回馈:类比被母校资助的学生,在取得成功后,可以根据自身意愿,采取回馈的方式回赠基金会类似。被”The Angel Grant”支持而取得成功的项目方,可能会将多余的节点收益、或其项目代币,乐捐回 “乐捐系统”。比如说,DFS项目方,一开始就会带头每日乐捐一部分收益给乐捐系统,去帮助TAG系统吸引更多的EOS投票票数。

简单流程图

EOS用户 (>>>>委托投票>>>>)DFS的代理票仓

DFS用户 (>>>>一起投票>>>>)DFS的代理票仓 (>>>>根据结果投票>>>>)节点

个人、项目方、企业家、慈善家(>>>>乐捐>>>>) 乐捐系统

乐捐系统 (>>>>挖矿再分发>>>>) EOS投票者

项目方 (>>>>回馈乐捐>>>>) 乐捐系统

乐捐系统资金沉淀增多 >> 委托票数增多 >> 可掌控的系统增发EOS的比例增多 >> 可支持的项目方增多 >> 越来越好的良性循环

把系统增发的EOS,分配到正确的人手中。

做事的人增多了,一条公链,价值沉淀的基本条件就有了。

TAG代币介绍
TAG,是一个算法上固定每秒增发0.01个的币。

从代币数量上,每秒0.01个,意味着在时间轴上,代币数量无限大。

时间无限,而人生有涯,如果把时间轴放大,

放大到1天来看,每天新增864个TAG

放大到1月来看,每月新增25920个TAG

放大到1年来看,每年新增315360个TAG

放大到10年来看,十年后有3153600个TAG

放大到100年来看,一百年后有31536000个TAG

理论上数量无限,但由于有时间参数的约束,就注定了有生之年,TAG的数量有限。

以下从两个角度理解TAG:

代币总量和通胀率。

代币总量

由于代币的释放规则,简单到可以一句话描述: 每秒增发0.01 TAG。

因此,代币总量公式:

 y = time_elapsed * 0.01
这是个 y = k.x , 其中 k 常数为 0.01 的正比例函数。

其函数图像,在平面二维直角坐标上的表现为: 一根以0.01为刻度从0开始为原点开始斜向上无限延伸的直线,其形状如天梯。

代币通胀率

数量上虽然永恒通胀,但通胀率永恒缩小。

第1个月: 创世挖矿: 25920

第2个月: 新增 25920 存量 25920 1 = 25920, 其月通胀为 25920 / 25920 100 = 100%

第3个月: 新增 25920 存量 25920 2 = 51840, 其月通胀为 25920 / 51840 100 = 50%

第4个月: 新增 25920 存量 25920 3 = 77760, 其月通胀为 25920 / 77760 100 = 33.33%

第12个月: 新增 25920 存量 25920 11 = 285120, 其月通胀为 25920 / 285120100 = 9.09%



代币通胀率公式:

y = 1 / x
y是某个时间阶段的通胀率,x是时间,时间越大,则通胀率越小,通胀率无限趋近于零。

其函数图像,在平面二维直角坐标上的表现为: 正数域第一象限内,向上无限大、向下无限小的曲线递减图像,其形状如弦月。

所以TAG

所以TAG,是一个代币数量算法为正比例函数,代币通胀率算法为反比例函数的数学模型优雅的代币。

我们将代币数量函数和代币通胀率函数放到一起,画成一幅画,

那么俨然就是一幅天梯和弦月的画。

数学模型上很美也很有画面感的一个币。


结合麦穗和镰刀的形象,其函数图像,也可以画出些这样标记:


所以为什么发行TAG,除了纪念币意义外。

另一个原因是,在EOS公链上,如果有这样一个优雅的币,应该会更有趣。

分发规则

释放规则,上面已经介绍了。

分发规则,指的是释放的TAG,如何分到每个用户手中。

释放的币 n% 乐捐给乐捐系统。(REX、CPU 映射挖矿。利用了EOS公链本身自带的资源抵押系统和REX系统。本金安全级别最高。)

n% 分配给 TAG/EOS LP 矿池。( 熟悉的 LP 映射挖矿。)

乐捐系统中的 TAG, 通过委托投票挖矿获得。
TAG/EOS LP矿池的TAG,通过做市 TAG/EOS 映射挖矿获得。

分配百分比,将按实际情况做出调整。前期50%对50%。后期适当下调乐捐的部分,增加LP矿池的部分。

其中投票矿池的收益规则:

跟投票时长和委托票数有关
利率市场化,随着参与者的增减,利率可能增多或减少
其中 TAG/EOS LP 矿池的映射挖矿排位规则如下:

有钱任性区: 1~20 名, 1.3倍
勤能补拙区: 21~50 名, 1.5倍
虽败犹荣区: 51~100 名, 1.1倍
与世无争区: 100 名之外, 无权重加成
TAG/EOS LP 矿池 特色如下:

勤劳致富:

竞争排位区 总能比与世无争区域多一些收获

规则公平 势力平衡:

大户有大户的优势

科学家有科学家的优势

散户有散户的优势

所有参与者形成的竞争势力,达到了一个三角平衡

散户友好:

另一方面,为了照顾与世无争区,算法是大小资金友好的。一份大资金,每拆分成十份,按公式来看。综合收益能增加3%左右。

10000 - 10000 * Math.pow(0.9999, 86400 * 0.001)
= 86.0321
10000 - 10000 * Math.pow(0.9999, 86400 * 0.01)
= 827.7669
重要提示:

二池挖矿,其竞争和博弈的激烈如同战场,需要参与者,具备熟练的操作和精确的成本计算。如果不是看好TAG想长期持有。推荐使用EOS投票挖矿的方式无风险获得TAG。

项目总结
秋禾,是一套充满理想主义气息的公益型基础设施。

作为Grant系统,它是一个不以赚钱为目的的公链基础组件。

由乐捐、投票、挖矿三部分组成。

其中乐捐是一个抽象的集体,本质是一个公益基金。

投票系统,是一个权利更分散的区块链社区治理,让节点投票的投票出发点变成:公意大于众意。

挖矿系统,则可以理解成是专属于EOS持有者的回报系统。

在这里,EOS是金锄头,安心躺在REX系统里,委托投票,即可赚取各种代币。

说是重新定义EOS,正是源于此特性。EOS持有者不再需要为了几个点的收益四处奔波,只需把票委托给DFS即可躺赚各种币。

接受来自EOS的锤炼
EOS的这一生,是可以锤炼的,只应是自给自足的幸福,若达不到这样的状态,你的痛苦永远没法拯救。— 亚理斯多德

持有EOS的人,大部分是痛苦的。买过150块EOS的人,深深的感到,持有EOS是被收割被骗,是投资道路上的残缺。

持有EOS的幸福只能靠自己给予。

EOS的生态和币价和每个EOS持有者息息相关。

如果你不是单纯想挖矿。

请继续往下阅读,文学篇里,将深入解读如何通过投票,去改善EOS生态。

TAG命名的寓意与展望:

秋禾是希望于柚子公链内忧外患之际,一起自强不息,开启草根项目节点逆袭之先河。

踏歌是希望待到山花烂漫之时,在大丰收农场丰收季节里,渔樵耕读一起歇息欢庆,陇上踏歌。


科普篇:项目背后的设计思想

投票的重要性
首先讲讲投票。

投票,是一个可以从法国大革命讲起的哲学话题。

天赋人权,自由平等,是几百年来西方现代文明的基调。

民主离不开投票。投票的动作虽小,但事关重大。

先举两个例子:

失败的投票案例

1774年的法国,王座上路易十六由于财政问题,在凡尔赛宫召开三级会议。企图对第三等级增税,以解救政府财政危机。

第三等级代表则要求制定宪法,限制王权,实行改革。路易十六企图增税,并召开了国家级会议进行投票决定。

投票一开始分为两种,一种为阶层投票,即一个等级一票,另一种为选择出一些代表进行投票。

前者极其不公,共三票,国王基本相当于拥有两票,所以按第二种方式进行,

第三等级选举出代表和第一第二等级进行投票决定。

原本在人数上第一第二等级占优势,然而有部分第二等级的贵族做出不一样的选择投给了第三等级,所以第三等级以十七票的微弱优势取胜(第一等级291票,第二等级270票,第三等级578票)。

事已至此,路易十六却出尔反尔,强行要求加税。

于是6月17日第三等级代表宣布成立国民议会,7月9日改称制宪议会。
当时路易十六调集军队企图解散议会,激起巴黎人民的武装起义,即有了之后的攻占巴士底狱。

攻占巴士底狱被认为是法国大革命爆发的象征。

这个失败的投票,成了法国大革命的导火线。

成功的投票案例:

《十二怒汉》里的剧情神反转,从自私众意,要集体票死无辜小男孩,转变成无私公意,全票无罪释放小男孩。诠释了投票里公意的重要性。

投票的重要性,大到关乎国家命运,小到关乎个体性命。

卢梭的思想精髓:投票里的公意
卢梭是法国启蒙运动时期著名的思想家和哲学家,他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。是法国的精神图腾。

拿破仑说:“没有卢梭就没有法国大革命”,足见卢梭的影响之大。

卢梭将人与社会的关系形象的比喻为一个契约,并提出人生下来就是自由的,人人平等。就是这些思想指导了后来的法国大革命。

随后法国大革命的 “自由、平等、博爱” 更是深入人心,对后世影响深远。

卢梭的思想精髓里,有个叫公意的概念,以其相对应的是 “众意” 的概念。

简单来说,

公意,是投票时,忽略自我,从大局观出发,为了公共的利益而投票。

众意,是投票时,在乎自我,从自身利益出发,为了自身的利益而投票。

一个简单的例子:

假如有人发起一个提案,向富人增收20%税务,分配给贫民区的人。

而投票参与者,大部分是大学教授。

那么大学教授们,投票时,必然有一大部分人是被归类于富人,是提案征收的对象,于是从自我利益出发,肯定不希望自己损失20%,于是纷纷投出否决票。这部分,就是从自身利益出发的众意票。

众意票,再多也无意义。

而从公意出发的投票:首先要假设自己不是教授,而是投胎变成一个贫民,变现一个打工人,这时你希不希望国家去向富人征税?

公意(general will)是集体的真实利益,等同于共同的良善(公益);若每个人皆能无私地行事,则公意就是所有人的意志。— 卢梭

从公意谈EOS币价问题
如果卢梭的众意和公意的概念,过于抽象,你没理解,

那么,简单来举例:

EOS生态变好了,你手里的EOS涨了20%,但数量不变。

EOS生态变差了,你手里的EOS跌了20%,但数量多了5%。

区别就是多出来的5%的数量,在币价下跌的时候,覆盖不了币价下跌的损失。

公意,就是为了生态更好,持币者一起投出让EOS可能涨20%的票。

众意,就是大家为了多赚5%的EOS,持币者一起投出了让EOS跌20%的票。

因此,EOS长期币价下跌,价值流失的问题 ,就在于众意投票的结果正是如此。

大家忽略投票的重要性,因而投出了让EOS持续变成垃圾的一票。

问题的根源
如同二池挖矿,当币价跌幅大于挖到的币的收益。你再怎么努力挖矿,也是徒劳。

玩过二池游戏的,你就会清楚的知道,二池权重不仅要高,还要避免白嫖。

把EOS当一个投票出块即挖矿的矿币,那么目前就是二池权重过低,白嫖太狠。

如果我们不去改变玩法和权重,那么长期来看,EOS价值是持续流失的,只会阴跌到无限趋近于零,直到把所有坚守的EOS币东割完为止。

至于变革方法,DFS已经探索出来了。

就是让社区代理票仓,有5000万以上的票。

这样DFS社区,就能从公意出发,集体决策出好的项目方。

然后把每日增发的EOS给到那些项目方。这能让很多起步阶段没有资金的项目方,有可持续开发的基本资金。当项目方好过了,才能做出正反馈,把收益回捐给基金会。因此行成良性循环。

当增发的EOS,是给到做事的项目方和提供优质服务的节点,这就是白嫖减少,就是价值沉淀,结果是EOS会涨。

事实上,如果一个公链有希望,其价值网络的增长和沉淀,将使币价增长远远大于10%。

而如果一条公链没有希望,哪怕通胀率再低,也只是不断的价值流失。不会有价值沉淀。

价值的流失,是人才的流失,是开发者的流失,是投资者的流失。

而问题根源,就在于大部分人,不懂投票。

公益和自由
卢梭说,人只有不去依赖具体的某个人,才是真正的自由。

依赖具体某个人,是被奴役,是不平等的。

举了个例子,有位企业家有很多钱,想做一把慈善,于是选中了一个贫困小孩,将钱给这个孩子。

请问,这个孩子自由吗?

在卢梭眼里,这个小孩是不自由的,是被奴役。哪怕企业家的钱是送给小孩的,是不求回报的。但小孩欠了他一个人情啊,而人情有时候是要命的。

这不是好心办坏事吗?那么如何才能让企业家和小孩,都有一个好的体验?

卢梭提出,建立一个公益组织,企业家把钱捐给公益组织,然后由公益组织这个抽象出来的集体,去把企业家的钱,捐赠给选中的小孩。

这时,企业家是把钱,捐赠给了一个抽象的集体。

而小孩是从一个抽象的集体那得到赞助。

企业家和小孩,彼此不知道对方的存在。通过公益这个中间集体,解耦了。解除了互相的“奴役”关系。

更厉害的是,有了这个公益组织,可以同时接受很多企业家的捐赠,然后同时去帮助多个小孩。

从原本的一对一奴役关系。

转变成了多对多的关系。

一个小孩的拿到的钱,可能来自于多个企业家。

而同一个企业家的钱可能分成多份,帮助了多个小孩。

企业家得到了他们想要的慈善和名声。

而小孩也从抽象集体那得到了切实的帮助。

并且,没有心理负担,长大后,可以直接回报个这个集体组织,或以同样的行为,对集体进行捐赠。

极致的诠释自由的细节。这便是卢梭的思想。

TAG的乐捐系统的创意,便是源自于此。

投票和自由
当你有投票权。你就处于卢梭式的自然自由状态。

投票是为了让某些人,意识到 “我错了,我误解了公意”,我心悦诚服。

如果没有心悦诚服呢。则需反思,你在投票的时候,是考虑到自己的利益,还是公共的利益。

只要经常从公意角度出发,经常的去参与投票和决策,你便能获得自由。

DFS的乐赠
改变EOS生态。并不单单是DFS一个项目方的事。而是所有EOS的持币者和生态下其他项目方共同的事。

我们为EOS生态,开发了这套基金会Grant系统,使其作为一个公链的基础设施。

作为生态下,一个目前实现微微正盈利的项目方,我们带头发起乐捐,协助这个系统正常运转起来。

日常从手续费账号的收入中,捐赠一部分到这个乐捐系统。

生态差了,什么都不会太好。
生态好了,什么都不会太差。

变革之迫切
当只有少数的个体,先意识到变革的存在,推动时才会受到阻碍。
而安然待在原地的人,永远不会理解另一些人胸腔里的窒息。

晚清的保守派,至死都未必觉得个人与国家需要变革。

面对时代变革,每个人都在试图创造历史,也都在被历史裹挟着前行。在每个人的小命运之上,都有着无法摆脱的大命运。

正如李鸿章所自嘲的,自己的一生只是风雨中的“裱糊匠”,时代环境能给他提供的舞台已经败落,面临着“舟大而水小”的困局,动几下就要搁浅。

以史为鉴,公链是DeFi发展的土壤,假如生态不堪,乌烟瘴气,则是“舟大而水小”的困局,任何的创造,尚且走不出生态存量互割的局面,谈何走向大众。

因此,变革是EOS生态最重要的事。

持久战
EOS的核心问题,表面上在于社区上b1的不治理不作为。本质上其实并非如此简单。

EOS的治理,是开放式的。

它是理论上的机制公平,掌控21节点,就能掌控整条公链的控制权。

于是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的分界线就落在了21节点的控制权上。

倘若放任这个21节点控制权集中化,抱团共谋,形成牢不可破、难以分割的利益集团。那么毫无疑问,这是没有希望的EOE。

庆幸的是,目前还没有到那个地步。

我们还有夺回21节点控制权的机会。

而夺回出块节点选举权社区化这件事,是一件持久战。

持久战的四个阶段
第一阶段,是萤火之光,照明方向

这是我们的起步阶段。小目标是500万~1000万票。

当前我们处在这个起始阶段,一切看起来都是极其困难的。

1000万票,应该是散户能努力达到的最大票数了。

达到1000万票。说明我们已经团结了散户。

第二阶段,是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

第二个阶段的目标,是3000万票。这时,仅仅靠散户的票,已经不够。

海外社区的力量,需要加入我们。

那些三块建仓的大佬,需要加入我们。

唯有这样,才有可能达到3000万票这个中阶段的大坎。

第三阶段,是浴火重生,凤凰磐涅

这个阶段是目标,是达到5000万票。这时,仅仅靠我们手中的票,已经难以增长了。

需要去撬动那些在交易所里的票,需要去转化那些为节点增发收益而抱团的票仓。

让其为公意投票。

第四阶段,是凤舞九天,鹏程万里

如果DFS社区代表的票仓继续增长至一亿以上。

那这个阶段,社区整体的公意将远大于众意。

个体自私的基因,再不能支配整体的命运。

以DFS社区为代表的群众力量,开始初步掌握了EOS公链增发的EOS代币的分配权。

随着社区能掌控的EOS增发支配权的夺回。系统增发的EOS,能够物尽其用,给到真正做事和想做事的项目方,那么长期下来,优质项目方会越来约多。

最终的胜利,就是取得出块节点和备选节点选举权的社区化,让系统增发的EOS分散化,EOS公链进一步的去中心化。

凛冬的寒夜会过去,黎明的曙光会到来。EOS的明天会更好。

动员者
如此宏大的柚子村生态变革。如果没有普遍和深入的动员,是不能胜利的。

要胜利,就要坚持抗战,坚持统一战线,坚持持久战。然而一切这些,离不开动员整个柚子村的柚子持有者。

要胜利又忽视动员,叫做“南其辕而北其辙”,结果必然是取得不了胜利。

什么是动员呢?

首先是把投票的重要性和投票的目的告诉大家。

使每个人都明白为什么要投票,投票和他们有什么关系。投票和币价和EOS生态有什么关系。

投票的目的是“驱逐无用的机枪池节点僵尸节点,建立自由平等能够沉淀价值的柚子村”。

必须把这个目的告诉大家,方能造成积极投票的热潮。使万众齐心一致,把力量贡献给TAG。

其次,单单说明目的还不够,还要说明达到此目的的步骤和政策。如何抵押,如何投票,以及说明抵押的安全性,使其无后顾之忧的放心投票。

其次,怎样去动员?靠口说,靠文字,靠视频,靠海报,靠社区,靠广告,靠大户等等手段。
沧海一粟,一个都不能少。

其次,不是一次动员就够了,动员是经常的。要彼此频繁的分享情况,积极的讨论当前阶段目标和现实的差距,把接下来该怎么做,怎么优化动员方案变成经常的运动。

这是一件绝大的事,我们的投票战争,要靠它取得胜利。

动员者,并不是特指某个人,而是已经认同TAG系统设计目标和愿景的每个人。

口口相传,把投票的重要性,传达出去。

让我们一起利用好TAG系统。完成以投票战场的生态变革。

一传十、十传百的去改变大家对EOS的看法和心态。

尽管非常难,但值得试试。

失败也不可怕
历史上的很多改革,也多数以失败为主。虽然失败了,但为历史留下了宝贵的经验和素材。

因此,就算我们失败了。也不要紧。

这将会为后人打造更好的区块链公链,留下非常宝贵的经验。

农场起义军,只要坚持抗战和坚持统一战线,其军力和经济力是能够逐渐地加强的。而我们的对手,经过提币运动的不断削弱,其军力和经济力又必然要起相反的变化。

去中心化的力量会强大,无私的力量会凝聚社区。

我们可以断言,持久战下的EOS崛起,将在所有公链历史中表现为光荣的特殊的一页。

它会成为去中心化力量战胜中心化力量的典型代表。

EOS的跌跌不休,是投票的结果。

EOS的涨服一切,也会是投票的结果。

通过散户的团结努力,夺回EOS公链的控制权,这事在区块链治理的历史上,无疑将会是非常壮大的事件,这种希望不是空的。

我们的行程已经接近了这一点,只须加上多数人的努力,相信一定可以达到目的。

Vote Vote Vote
Vote. Vote. Vote —- Donald J. Trump

写此文时,恰逢米国选举。

投票是自由民主思想里的精髓。

投票是件重要的小事。

小到选民可以不屑于参加投票,但重要到关乎整个国家的命运走向。

往小处看,是自由平等,往大处看,是去中心化的协作,是人类之间协作模式优劣的评估指标。

探索越高级的投票,就越能体现系统的去中心化特性。

投票决策的最高境界,正是民主自由流派的现代文明发展路线的基石。

如论如何,投票是一件值得你参与的事。

如果你想更深入的理解区块链,而是不仅仅停留于炒币。那么就从参与投票这件小事开始。

What If
如果努力之后,事与愿违,那上天一定另有安排。

EOS的老韭菜都知道。What If 是 BM 的口头禅。过去的两年,时不时来上一句 What If 气死你。

What If,三年后,EOS依然没有希望,或者希望依然在路上。

What If,三年后,EOS公链成了人地尽失、价值枯竭、恶龙盘踞的弃地。

那么,坚守到最后的我们,将带着DFS的开发团队和社区,迁徙至新的地方,重建大丰收农场。

秋禾TAG项目。是DFS节点计划所发行的纪念币。按其分发模型,3年大概分发100万左右。

如果,三年后,我们做的一切事与愿违。EOS公链毅然决然走向失败。

因种种原因、因历史包袱太沉、不可避免的成了一条价值枯竭,恶龙盘踞,没有希望,没有人用,只见旧人走,不见新人来的弃地。

那么,坚守到最后的DFS,会带着核心开发团队以及曾经的社区和用户,另寻家园重建大丰收农场,再续百年农场之约。

TAG 届时将和DFS,以1:1的比例,一起映射为新公链上的币。

新的家园,也许是一条应用链、一条平行链,又或许只是未来公链生态里的一份子。

当前跨链技术在持续更新进化,ETH2.0的也在稳步推进。未来的公链格局是充满不确定性的,一切皆有可能。

随着公链底层组件的模块化和开源,以及一键发链开发套件的逐步成熟,或许将来,打造一条能接入其他生态的百万TPS公链。只需要40美元。

如同在最傻的公链也能做出最好的DeFi里写道的,探索去中心化落地应用,并不需要拘泥于在哪一条公链。

最重要的,是创意、是热情、是执行力,是看得见的未来,于是才敢于在区块链应用这条未知的道路上,迈出坚定而有力的脚步。

当我们新建大丰收农场时,我们的目标,就是做出可被大众接受的互联网级别产品。

于是用心打造面向大众用户的产品,做科学合理的增长计划,以滴水穿石、步步为营的战略,逐步布道和推广数字化金融。让围绕区块链技术打造的新一代互联网产品,走向千金万户,走进新一代年轻人的世界。

扯淡篇: 一本正经的扯淡

胡言乱语,疯狂乱奶,也许连标点符号都不能信。

出圈
等猪长大了,自然要将猪圈打开,令其出圈,令其自由奔跑,令其释放天性,令其同风而起,猪舞九天,令其击水三千里,猪程万里,如此方能诠释自由的真谛,方能成就一只特立独行、超然物外的逍遥猪。—《真猪传》

布道比特币,布道区块链思想 ,如同养猪。

和急于一时收割,心急吃肉的肉猪养成路线不同。

喂养出一只具有思想的猪,会思考的猪,懂得自由和爱的真谛的猪。

那么这份养猪工作,就显得任重而道远。绝非一朝一夕的工作。

回归正题,布道区块链的工作,具体如何进行?

后期,我们将邀请多个领域专业打工人,以他们各自领域的专业角度为出发点,向大众进行宣传和科普工作。

围绕经济学、历史、文学、哲学、数学、密码学、智能合约开发等多个领域的知识点,编写一系列通俗易懂的区块链科普文章。打造有文化积淀,一切内容上链的大型区块链知识网络。

积极向外界,布道互联网数字化改革的前世今生和历史进程之必然。

柚子失格
EOS公链处在公链鄙视链的底层。

“您全家都持有EOS” 从曾经的褒义,变成了贬义。

说到底,是太优秀、太特立独行,太不为外人所理解。因而被排斥和孤立。

《人间失格》的故事,描绘了当时日本的旧道德秩序,这种秩序强调集体主义,压抑和抹杀人的个性发展,黑暗气息浓重。

虽然,我们并不处于太宰治的时代,但还是有很多人能够和《人间失格》的主人公叶藏产生共鸣,体会到那种“不迎合就被众人抛弃”的恐惧。

这不单是心理问题,也是社会文化问题。

看看周围,总有一些地方,还是尊奉集体主义,同时轻蔑个体意志,只不过程度深浅不一。

很可能,一个人只是遵从内心,做的事也没有伤害到任何人。

但有些时候,轻视个人、拥抱集体的思维惯性下,从心所欲者会被周围人看不惯,甚至被视为“异类”。

生而为人,总是很难。明确自身的真实现状,考虑分寸、考虑自己的“适度”具体在哪个水位。留一块心灵的空地,空地周围的小径上,不要阻止他人来往。

生而为柚子,我很抱歉。

DFS的开发需求清单
DFS的开发需求往往来自于社区。目前收集的需求已经非常多。

这些也代表DFS了正在做的、可能去做的,但也不一定去做的一些规划和小目标:

交易、理财、借贷、合成资产、跨链资产协议、DFS Link(基于交易报价的去中心化预言机)、无损福利彩票、预测市场、vOrderbook,vAMM,CASS平台(code as servie)、区块链身份ID、链上社区、基于密码学的加密聊天、链上数据分析、区块链游戏、NFT交易平台等等。

TAG核心开发者介绍
TAG的核心架构思想,包含了深邃的哲学、经济、历史。

如果不是熟读哲学、经济和唐诗三百首。一般人难以凭空架设出这样一个看似藕断丝连,实则环环相扣的系统。

下面浓重介绍三位打工人,是他们贡献了思路和代码,才有了今天的TAG系统。

如果TAG真的能重新定义EOS,他们功不可没。

农场三贱客:

九尺巷街道的扫地男孩:阿财


三岔口旅馆的掏粪男孩:阿德


一道光饭店的洗碗小妹:菜花


阿财、阿德、菜花,打工之余的爱好,分别是哲学、经济、历史。

阿才说,我扫地,扫的不是地,是这人世间的凌乱,换来的是秩序的井然。

阿德说,我掏粪,掏的不是粪,是众人心中的污秽,换来的是灵魂的洁净。

菜花说,我洗碗,洗的不是碗,是历史尘埃里的余烬,换来的是碗里乾坤复清明。

谢谢打工人们,有你们的付出,大丰收农场会更好,EOS会更好,明天的一切都会更好。

致光明的未来
真正的全球化,今天才刚刚开始。— 双十一背后的那个男人

双十一背后的那个男人,无疑是理解区块链思维的。但他在公开演讲里,使用了一个更抽象的词: 数字化。

数字化是比区块链更抽象,更高维度的描述。

区块链技术、区块链公链基础设施,不过是数字化的一个小子集。

因此,我们从事区块链技术落地应用探索,事实上从事的是数字化革命历史进程的探索。

世界疫情,大大加速了数字化历史进程。

小到企业办公,大到美国大选。生产协作效率被数字化技术重新定义和改造的需求,呼之欲出。

在今天这个世界,所有巨大的不确定当中,我们认为,数字化的大趋势,是确定的,是必然的。

数字化,一定会全面改造所有的行业。

未来不是每个企业都要转型,但每个企业应该升级,完成数字化的升级,都需要用数字化武装自己。

数字化技术,将重新定义互联网身份、重新定义社交网络、重新定义生产制造、重新定义零售、重新定义技术、重新定义生产资料、重新定义一切。

甚至很快,这个技术,将会引发全社会很多生产关系的变革。

我们所做的一切,不是为了得到谁的褒奖,得到谁的肯定,不是为了赢得掌声。不是为了赢得肯定,不是为了赢得政策和官方的支持。而是我们内心相信,我们喜欢,我们认定。

用未来的眼光,用战略的眼光,和世界沟通,通过我们自己的努力,让世界变得越来越好。
telegram:ebit521
https://weibo.com/ebiter

Offline binggo

  • Hero Member
  • *****
  • Posts: 2311
  • 世间太多瘪犊子
    • View Profile
Re: JUDY:DFS的去中心化之路5: 秋禾
« Reply #1 on: November 22, 2020, 11:58:14 am »
描述宣告的再高尚也掩饰不了肮脏贿选的本质,一切从本质就已经是变味的,恶心至极。

DPOS烂就烂在这上面.

想要分叉eos现在就可以行动,还惺惺作态的干什么呢?又何必浪费时间呢?

口气跟某会都TMD一摸一样的。
« Last Edit: November 22, 2020, 12:17:31 pm by binggo »